第7章 不是女流氓

    下山时乔朵儿顺便摘了些野果子,这样她身上的兜儿就都塞得鼓鼓囊囊了。

    回到家,乔朵儿就把烤鱼给了谭正宏。

    谭正宏刚想说什么,乔朵儿就瞪了他一眼,不知为何,谭正宏便把想说的话全都咽回了肚子。

    这个女人不需要多说什么,就有一种让人信服的力量。

    只是谭正宏不知道,乔朵儿其实内里是逗比性格,但在不熟悉的人面前,她瞬间化为高冷女王,自带让人臣服的气场。

    说到这个,乔朵儿还委屈呢。

    上辈子没等她找到朋友知己,也没找到心爱的人,她就嗝屁了。

    也就是说她上辈子全特么自娱自乐了。

    此时,乔朵儿总算明白什么叫人生苦短,及时行乐了。

    唉,她的上辈子算白活了,难道天都看不过去,就又让她重生了一次么?

    这么想想乔朵儿的心理就平衡了。

    这一世抛开信仰,没有组织的束缚,她是为自己活的!

    不过性格这东西不是说改就改的,她需要时间。

    见谭正宏开始乖乖吃鱼,乔朵儿就一言不发地收拾接骨草去了。

    断肠草她已经洗过,剩下的就是要将草药剁碎,她用匕首把草药切得碎碎的。

    随后又找来一大一小的两块石头,将断肠草放在大石头上,然后用小石头把药材磨得稀烂。

    这样便大功告成了,如果能用酒精泡一会儿效果会更好。

    “有酒吗?”乔朵儿扭头看了一眼谭正宏。

    此时谭正宏已经将才吃了一小半的鱼放在一旁,准备留着给乔朵儿当晚餐。

    听到乔朵儿问他,他赶紧说道:“床底下有。”

    嗯…他能说乔朵儿跟他说话,他居然有种欣喜若狂的感觉。

    应该是他断腿了以后只能躺在房里,时间长了觉得寂寞了吧。

    要不然他怎么会对一个丑女人产生这种奇妙的感觉呢?

    “不想瘸就把它吃完。”乔朵儿多说了一句,骨头重新生长需要许多营养,可这货连吃饱都做不到,骨头能长好?

    唉,她只能说遇上偏心的爹娘伤不起,谭正宏是这样,原身也是这样。

    谭正宏抿抿唇,弱弱地解释道:“你晚上会饿。”

    “我还摘了果子,晚上饿了可以吃果子。”乔朵儿的语气软了一点。

    她上辈子是冷血特工,为了安全她必须和所有人保持距离,还从来没有人这样为她着想,她的心有一丝悸动。

    谭正宏却坚持不吃鱼:“给我拿两个果子。”

    乔朵儿一怔,随即从兜儿里摸出来俩果子递给谭正宏,然后便拿了酒继续忙活自己的去了。

    将草药泡上乔朵儿又站到床边,居高临下地说道:“把被单掀开。”

    谭正宏的脸不由一红,原因很简单,因为被单下面一丝不挂。

    他和傻姐儿…额,错了…和乔朵儿成亲了,但洞房夜那晚什么都没发生。

    乔朵儿深吸一口气,撸起袖子就自己动手了,把腿上的床单掀到肚子上不就行了咩?

    这样她就只能看到腿了。

    哼,她不是女流氓,脸红什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