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背靠大树

    虽然心存疑虑,她的面色还是表现得很平静,“让他在会议室等我,”夏初雪攥了攥手,随即补充,“打电话叫上财务部总监和市场部总监。”

    吃一堑长一智,她不会再单独和那个大色狼在一起。

    走进办公室后,夏初雪的脑海里翻滚着关于昨晚的一切记忆,陈行长猥琐的脸,陆离冰冷的脸,不断的在她的交替出现着。

    陆离,似乎每一次,她在他那都没有讨到任何的便宜,她希望,自己和他以后再也不要有任何的交集,因为昨晚,太痛苦了。

    会议室里,来人并不是陈行长,而是一个文质彬彬的斯文男,“夏小姐,我是受我们行长的委托,来跟您谈谈抵押贷款的业务。”

    夏初雪一听,心里的疑惑更深了,但是又不想让下属知道昨晚发生的事情,于是淡声吩咐,“你们先出去。”

    财务总监和市场总监脸上明显不悦,似乎觉得夏初雪在耍他们,出去的时候,故意把凳子一踢,发出了两声巨响。

    夏初雪知道他们是在表达不满,她心里也很窝火,这段时间接手公司,除了秘书以外,其他人根本都没把她放在眼里,连起码的尊重都没有,当然,正是他们这些举动,更加激起了她想要经营好公司的斗志。

    “你们陈行长........”夏初雪拉开了椅子,不紧不慢的坐了下来,目光带着探询。

    斯文男虽然不知道具体的内情,但多少也猜到了一些,“夏小姐,昨晚我们陈行长在和您谈完事情后,被人暴打了一顿,经过一晚上的抢救,今天早上才醒过来,第一时间就是交代我们跟您谈贷款的业务,还说希望您在陆先生面前多美言几句,他真的不是故意的。”

    暴打?一晚上的抢救?

    “他被打的很严重吗?”夏初雪抬眼,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写满了好奇。

    “很严重,只剩下一口气了,而且...........”斯文男脸色微微一变,迟疑了一会儿才继续开口,“以后都不能和女人发生关系了。”

    这是他所能想到最委婉的解释说辞。

    夏初雪听完之后一愣,随即脸上露出了一抹浅浅的笑容,心里想着:打的好!

    斯文男见她这般嫣然一笑,美的不可方物,眼神不禁直直的盯着她看呆了,夏初雪现在对这样的眼神十分厌恶,所以敛了敛神,收起了笑容,轻咳了两声,“说说合作的业务吧!”

    “哦.........哦...........”斯文男也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手忙脚乱的开始整理资料,好半天才稳住心神,目光却不敢再看向夏初雪,而是低着头,“陈行长说您和您母亲名下的财物可以抵押一个亿,但是由于夏氏集团还欠我们五个亿的贷款,所以您名下的股份,是没办法做抵押的。”

    说到底,陈行长也就仅仅只是一个行长,在业务层面上,也不能为所欲为,这次如果不是忌惮着陆离,他连夏初雪抵押业务都不会办理。

    夏初雪点了点头,知道这是银行作出的最大让步,还是看在陆离的面子上,“好的,那就办理抵押业务,你稍等,我待会儿让人将相关的证件和资料送过来。”

    不管怎样,这一个亿可是暂时让集团的部分业务开展,对于她来说,也算是能够松一口气。这般想着,对于陆离的怨恨,似乎减少了一些,人的情感就是这么的奇特,明明昨晚还恨不得咬死他,但是现在,这一刻,心里对他又有些感激。

    她深知,现在的夏氏集团基本上已经穷途末路了,如若不是陈行长误以为她和陆离的关系很好,断然不会贷款给她。

    背靠大树好乘凉,只可惜,陆离并不是她真正能够依靠的大树。

    两天后,银行的一亿贷款顺利到账,夏初雪站在会议室里,对着一众高管面色凝重的开口,“昨晚我已经将近几年各部门业绩梳理了一遍,我认为拖垮集团的是报纸和杂志业务,所以我决定暂时停止投资这两个子公司,并且进行裁员,人事部记得安排好员工的补偿。”

    夏初雪的话音刚落,立马就有集团的元老拍起了桌子,“你这是什么狗~屁决定?当初你爸爸不是靠着报纸和杂志的盈利,能把公司发展壮大吗?”

    “就是,小姐,你这行为简直是卸磨杀驴!”

    “不同意,我们不同意你的决定!”

    .............

    一时间,会议室里的反驳声骤然四起,夏初雪知道这次的断腕行为会引起他们的反感,毕竟这几年,集团每年要花上数十亿来养着两个亏损的子公司,依靠网络新媒体赚的钱,还不够补贴他们。

    解散意味着他们再也不能坐享其成,每天无所事事的拿着丰厚的薪水。

    但是不解散,集团的亏损问题将很难得以改善。

    闹哄哄的会议室里,质疑和谩骂声此起彼伏,夏初雪看了众人一眼,什么都没有说,带着秘书走了出去。

    “夏总..........这项决定还要继续执行吗?”跟在她身后的秘书小心翼翼的问道。

    夏初雪沉思了片刻,才缓缓开口,“暂时先放放。”

    任何的决策,特别是这样重大的决策,她很清楚,需要一个过程,一个给众人适应的过程,暂缓几天,是给他们时间找好后路,这样真正实施的时候,就不会太过于困难。

    不过,这只是她的想法,很显然,她低估了人心的险恶。

    “夏夏,听说你刚刚和银行谈下了一笔贷款,是不是真的?”夏母虽然每天待在家里,但还是很关心女儿,也很关心公司。

    “是啊,妈,我拿了我们俩所有的资产做的抵押,要是这次网络业务不能顺利盈利,那么过几个月,我们母女可能就要变成穷光蛋了!”

    夏初雪揉了揉眉心,这也是她最担心的事,她自己到还好,主要是不希望夏母跟着她一起吃苦。

    “没事,妈相信你能把公司打理好的,你就放心大胆的去做,妈永远支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