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纪寒墨

    陆离的动作在她睁开眼睛的那一刹那,放缓了下来,视线和她的视线,交织在了一起。

    男人黑发有些凌乱,两排密而卷的睫毛带着些微卷的弧度,挺拔的鼻尖下是润泽的双唇,下颌微微绷着,带着明显的怒意,透露着倨傲和骄横。

    他的容颜,帅气俊美的有些过分。

    不过此刻的脸色却冰冷的可怕,陆离勾着唇,冷着脸,更加用力的在她的身体里横冲直撞,“不可以。”

    她越是这样抗拒,他就越是想要征服她。

    这样的陆离,完全没有了平常翩翩贵公子的风范,带着明显的豪取抢夺,对着身下的夏初雪肆意妄为。

    听到他这般果断的拒绝,夏初雪想也没想,张口在他的肩膀上狠狠的咬了下去,鲜红的血液从她的嘴角蔓延开来,让她美丽的小脸上增添了一抹妖艳,陆离像是没有感觉到疼痛,反而变本加厉的要着她...........

    第二天,别墅外已经艳阳高照了,不过卧室里因为窗帘被拉得严严实实,所以仍旧是一片昏暗。夏初雪醒来的时候,突然有种不知今夕为何夕的感觉。

    卧室里只有她一个人,陆离,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这样也好,如果一睁开就看到他在身边,夏初雪不能保证自己会不会丧失理智伸手掐死他!

    这个男人一言不合就把她往死里折腾,现在的她,全身酸痛难受,神情恍惚的厉害。

    夏初雪咬着牙从床上坐了起来,让她有些意外的是床边放着一套干净的衣服,还有一张支票,金额是一千万。

    他这是什么意思,补偿?可是昨晚他不是说陪~睡算救她的报酬吗?夏初雪摸不透陆离的用意,所以并没有拿那张支票,换好衣服就下楼了。

    “夏小姐,是回家还是去公司?陆先生吩咐我送你。”陆离凌晨的时候就离开了,不过还是安排帮她安排好了一切。

    “去公司。”

    陆氏集团总裁办公室,陆离很早就来了。除了陆氏集团的总裁,陆家继承人这样大众所熟悉的身份外,陆离还有另外一个特殊的身份,是一直保密的。

    他十岁就被爷爷送进了部队,接受了高强度的训练,十五岁因为综合能力素质优异,随即被秘密送往美国,和世界各国政要后代一起接受更加专业的特训,十八岁结束训练,拒绝了美国FBI的邀请,回国在安全局担任要职。

    这些,外界根本不知。他很忙,忙着做生意,忙着调查各种棘手的犯罪案件,其实很少和女人有交集,也不是像传闻那样喜欢泡女明星和女模特,那些谣言很多都是她们自己找媒体炒作的,毕竟如果真的攀上了陆家这样的高枝,那么在娱乐圈肯定能够混的如鱼得水,游刃有余。

    除了那么似是而非的绯闻外,许多的政商界的名媛千金对他也是趋之若鹜,像他这样有钱有身份又长得帅气的男人,在任何女人眼里,都是完美男神,对他,很难有不动心的。只不过,基本上没有人能近他的身,更别说和他有进一步的发展了。

    先前夏初雪之所以拿到他的行程,其实是他故意放出的消息,为的是引蛇出洞,找出最近一起经济案件的幕后大佬,却没有想到,阴差阳错,引来了夏初雪。

    让他更加没有想到的是:夏初雪和纪寒墨曾经是情侣。

    严格意义上来说,他对纪寒墨并不陌生,早在三个月前,陆离就已经拿到了关于纪寒墨的调查资料。

    纪寒墨,年龄22岁,亲生父母在他五岁时,死于一场地震,之后被不明人士收养,高中毕业后消失了很长一段时间,再次出现便是担任美国CA集团总裁助理。因为CA公司被国际刑警怀疑涉嫌巨金融诈骗,作为重要证人和嫌疑人的纪寒墨在这个时候回到了中国,所以国际刑警对陆离发出了支援请求。

    陆离手上那份关于纪寒墨的资料,透露的信息极少,甚至在他的生命轨迹里,根本就没有出现过夏初雪这个人。

    要么是她不重要,要么就是太重要,因而被人刻意抹掉了。

    “陆总,我已经把夏小姐送回公司了,佣人说,她没有拿走那张支票。”使劲打给陆离的时候,他正在查看关于夏初雪的资料,试图寻找一些关于纪寒墨的信息。

    “我知道了。”她没有要那张支票,陆离是感到有些意外的,毕竟他们的最开始的交集是始于一场交易,而她也是为了钱才爬上他的床。昨晚他本来没有打算要她,不过当她洗完澡后主动去书房找他时,那模样太过于美丽动人。

    所以他才会临时改变主意,让她做出选择。

    关于纪寒墨的事情,她能够提供更多的线索肯定对调查很有帮助,但是如果她不说,也没有什么大的影响。

    可偏偏,她宁愿强迫自己陪他,也不愿意透露关于纪寒墨的消息。

    一想到她对纪寒墨的维护,她口口声声说还爱,陆离就没由来的感到心烦意乱,也就没有控制好力道,要她的时候有些狠。

    这一千万,的确是他对她的补偿,除了钱,他想不出夏初雪还需要什么别的,然而她却没有要。

    陆离目不转睛的看着资料上她那张漂亮精致的小脸,突然发现,他其实一点都不了解她,

    昨晚,才是最真实的她吧?因为她差点被陈行长强了,因为他提到了纪寒墨,所以她来不及伪装好自己的情绪。

    夏初雪............陆离在心里默默的念了一遍她的名字,嘴角不经意的微微上扬,没有人知道,这一刻,他脸上淡淡的笑容意味着什么。

    “夏总,银行的人过来了,说是要跟你谈谈资产抵押的事情,”夏初雪刚走到办公室门口,秘书就立刻站了起来,毕恭毕敬的说道。

    夏初雪蹙了蹙眉,停下了脚步,银行的人?难道是陈行长?昨晚陆离没有报警把他送进警察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