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很爱,现在还爱他

    直到这一刻,她求救的声音仿佛还在他的耳畔回荡着。两人认识的是间才短短几天,可是陆离在听到她着急的求救时,几乎是未加思考,就派人去救她了。

    陆离很清楚的感觉到,那一秒,他的心一紧,一种难以言喻的情绪在他的心底弥漫开来,无疑,在这么短暂的时间内,他们的相识又是始于一场交易,所以他还没有爱上她,但是不可否认,夏初雪对于陆离来说,是一个特别的存在,毕竟这么多年,能够引起他兴趣的女人,寥寥无几。

    “我什么时候说我选择陪你睡?”因为陆离救了她,所以原本夏初雪心里对他是有些好感的,不过,现在他这么一说,所以的好感瞬间消失殆尽。

    夏初雪皱了皱眉,在他怀里恼火的挣扎了起来,“你放我下来,我要回家!”

    两人很快就回到了卧室,陆离长腿一伸,将门紧紧的关上了,他挑了挑眉,语气让人有些捉摸不透,“所以你选择说说纪寒墨的事?”

    陆离走到床边,简单粗暴的将夏初雪扔在了床上,漆黑的双眸里十分暗沉,他就这么直直的盯着她,似乎有些焦躁的等待着她的回答。

    夏初雪垂眸,咬了咬下唇,脸色看起来非常不好,她知道今晚肯定逃不过,纪寒墨是她心里最深的伤,也是她最想要忘记的人,但是和陆离再睡一次,又是她所抗拒的,再三思索,她才抬眼看向他,“我.......陪你睡.......”

    陆离轻笑了一声,直接伸出手,按开了睡眠灯,顺势把卧室的大灯关掉。

    卧室内明亮的灯光换成了暗黄色的暖光,陆离挑眉,口吻颇为挑衅,“你确定?不反悔?心甘情愿?”不待夏初雪回答,陆离就将她压在了身下,狠狠的堵住了她的唇,火热滚烫的舌头迅速的溜进了她的嘴中,四处舔着,勾了她的舌头,不断的缠绕来缠绕去,尴尬的难受的感觉,迅速的蔓延至全身,夏初雪缓缓地抓了身下的床单。躺在他身下一动不动,算是给了他答案。

    陆离一边亲吻着夏初雪,手一边探进了她的浴袍之中,摸着她细致滑嫩的肌肤,他吻着她的力度,又加重了几分。

    吻了好大一阵子,夏初雪的脸都憋成了通红色,陆离才依依不舍的将自己的舌从她的口中退了出来,顺势在她娇嫩如花的唇瓣上轻轻的咬了两下,手就无声无息的将她的睡袍褪了下去。

    “这么维护他?你和他是什么关系?前男友,嗯?”陆离的声音低醇悦耳,在寂静的卧室之内,散发出来一股迷醉的味道。

    夏初雪觉得耳边一阵酥麻,不过并没有要开口的意思,也不再看他,将视线瞥向了一边。

    陆离滚烫的唇在了她秀气优美的锁骨上流连忘返了好大一阵子,才轻轻移了下去,一阵猛烈的亲吻。

    他迅速的褪掉了她身上的浴袍,扔在了地上,手便伸向了她的双腿,轻而易举的就将她的最后一件衣服拽了下来。

    他的喘息炙热而又粗重,在她的耳边清晰的回荡着。

    夏初雪下意识的就闭上了眼睛,她清楚的感觉到他的腰身结实而又有力的撑开了她的双腿,然后他的身体一点一点的挤进了她的身体里,他这一次的力度很温柔,她只是感觉到微微的疼,不像是前几次那么痛,可是,却还是习惯性的咬住了下唇。

    陆离只是进入了她身体一半,就停了下来,看着身下夏初雪的表情,眼神微微的晃了晃,便低下头,不由分说的堵住了她的嘴,把她牙齿刚刚咬过的下唇,舔来舔去,一直舔到身下的女孩身体颤抖着的时候,他才不紧不慢的放开了她。

    陆离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在这样的时刻,这么执着的问着关于纪寒墨的问题。

    “很爱他,现在还爱?”

    “是,很爱,现在还爱。”她的语气听起来很平静,只是微红的眼眶和湿润的眼角泄露了她全部的情绪。

    怎么能不爱?那是她最初的心动。

    夏初雪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她的双眸如初生的婴儿那般,清澈干净,一尘不染,格外的干净明亮,陆离静静的看了她几秒,脸上的神情变得十分不悦,就像是暴风雨即将来临似的骇人。

    他俯视着她的容颜看了好大一会儿,深邃的眼底显然已经掀起了惊涛骇浪,一向自制力很强的他内心升起了一抹无名火,烧的他理智几乎全失。

    怒极的他勾了勾唇,低着头,对着她的耳边,轻轻的开口,“记住,现在在你身体里的人是我。”

    陆离拧了拧眉,就把自己没有完全进入她身体里的另半截,狠狠地顶了进去,方才说话的语气十分坚决。

    他顶入她的身体顶入的猝不及防,她的身体抖了抖。

    一瞬间,剧烈的疼痛席卷全身,夏初雪很想尖叫,很想逃避,很想让陆离停下来,可是,最终她只狠狠的抓着身下的床单,强忍着。

    早就知道,这个男人惹不得,可是在那万分紧急的时刻,除了他,她想不到还有谁有能力救她。只要这样的煎熬和疼痛结束后,就算是还清他的人情了。这般想着,她不动声色的再次闭上了双眼,仿佛不愿再多看他一眼。

    陆离看到她紧闭着的眼睛,便猛地抽出来自己的身体,又狠狠地撞了进去:“睁开眼睛,看着我!”

    夏初雪被他那一进一出弄得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煎熬,就像是心脏被人狠狠地吊起又重重的摔下,格外的难受,让她有一种瞬间窒息的感觉。

    他一边问着,一边又像是刚才那样,狠狠地一个出去又一个重重的进来,比刚才的力道还要重,快要把她整个人弄得魂飞魄散了一般,他看到她没有睁开眼睛,他便继续来了第三次,第四次,夏初雪觉得自己身体里有着说不出来的难受和别扭,就像是置身于地狱,她终于忍不住的睁开了眼睛,语气带着浓浓的抗拒,声音带着一抹薄凉,“陆少爷,现在可以放开我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