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09章 她和他,一组!

    凌光很是高兴的拉着秦川去玩抓人游戏去了。

    “这主意不错,凌月,我们也去抓几个来玩玩。其实基地里有好些人,我老早就看不爽了,他们都在背地里说我们的坏话,这会儿总算能出口恶气了。”

    辛霖摩拳擦掌,一脸跃跃欲试的模样。

    “这次不成,我得无忧一起外出行动。”

    叶凌月笑着摇摇头。

    辛霖一脸的难以置信。

    “啥,你选小柚子?小柚子她不……总之她不合适。”

    辛霖急了,冲着叶凌月眨眨眼。

    她又不好打击季无忧,季无忧虽然有所进步,可这可是大龙山山脉,这里的妖一把一把抓的,季无忧要是真遇到了,逃都来不及,别说是帮忙了。

    “凌月,我不行吧。”

    季无忧虽然很高兴,凌月能选自己,可还是担心自己帮倒忙。

    辛霖比自己能干多了,而且她也敢挖妖丹。

    “不会,你能帮我大忙,而且只有你能帮忙。辛霖,你忘了我们来的目的了?”

    叶凌月瞅瞅辛霖。

    辛霖一个激灵,想了起来。

    她这猪脑袋,差点就忘记了,她们来大龙山可不仅仅是为了野外生存训练,凌月有更紧要的事,那就是帮冥日夫妇俩,她必须找个机会送啵啵进入朱雀古地。

    可眼下巫老师和她们在一起,的确不好下手。

    “有无忧在,我可以选择相对安全的方向探路。”

    叶凌月“解释”道。

    季无忧虽然没啥实力,可她那一双特殊的眼能看清前途,叶凌月才能顺利避人耳目,前往朱雀古地。

    “你们都有任务,那我呢?”

    辛霖心有不甘,可又还想垂死挣扎下。

    “你当然是留下来保护巫老师,保护我们的营地。”

    叶凌月笑道。

    辛霖一脸的懵。

    “保护他??他一大男人!”

    辛霖感到身后,有一双眼正盯着自己。

    巫扈不紧不慢道。

    “我的确需要人保护,这地方,看上去不大安全。”

    “凌月,要不,我去和秦川换换?巫某人虽然不济,可好歹是个教官,真不行,让他滚蛋就是了。”

    辛霖苦哈哈着脸,她要和巫扈这阴阳怪气的家伙在一起,会觉得浑身都不自在。

    “不行,巫教官是非常重要的。我们能不能赢这一次的野外生存训练,全都得靠他呢。”

    叶凌月摇摇头。

    “靠他?他除了认路,学识渊博点,会嘴炮之外,还能干啥?你总不能指望,他遇到妖时,用言语攻击吧?”

    辛霖苦不堪言,凌月是不是对巫扈的本质有所误会?

    这家伙,绝对不是什么好货色。

    自己如果这个月都和他一起相处,怕是没被妖杀了,倒是会被他气死,

    “他的身份就是最好的掩护。我打算,以后我们的妖丹,都让巫教官保存。”

    叶凌月眨眨眼。

    “他保存?不是吧?”

    辛霖嚷嚷着,忽的,她耳朵一动。

    她飞快往不远处的某个树丛看了眼,她压低了声音。

    “有人跟踪我们?我去把那些不长眼的家伙清理了。”

    “不用,清理完一批,还会有下一批。你觉得,有多少人想要讨好巴结司轻舞那伙人?”

    叶凌月不以为然道。

    司轻舞和她们的仇,那是上辈子结下来了。

    按照叶凌月目前经历的人和事看,前辈子的梁子越大,这辈子的关系就越糟糕。

    更何况,她们和司轻舞已经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了。

    对方还未动手,那一定是觉得时机未成熟。

    等到过阵子,大伙手头都有足够的妖丹了,一定会开始狗咬狗。

    叶凌月未必会在队伍里,这么一来,妖丹的保护就显得尤其重要。

    在巫扈和她们同行时,叶凌月就想到了这个法子。

    基地方是允许学员相互竞争抢夺妖丹的,但却不允许学员危害到教官,或者说,根本没有那个学员会那么做。

    “听上去好像有点道理,只是……”

    辛霖想了想,也觉得叶凌月说的在理,可一想到自己要和巫扈单独相处,她就浑身不自在。

    “那接下来的一个月,就麻烦你了。”

    巫扈像是个没事人一样,走到辛霖和叶凌月面前,他那笑容,辛霖看着都觉得刺眼。

    “既然都没问题了,就这么安排了,你们负责扎营,我和无忧去探探路。”

    叶凌月带着季无忧,顺着崎岖的山岭往前。

    她们走开后,隐身在树丛中的那人也迟疑了下。

    最终,他还是留了下来。

    毕竟,轻舞让他监督的重点是辛霖,不是叶凌月和那个叫做季无忧的,这两人,应该是五人小组里最弱的,不足为道。

    叶凌月和季无忧走了一段路,叶凌月没有回头,笑了笑。

    “果然,我们不是重点。”

    司轻舞的人没有跟上来。

    虽然委屈辛霖了,但是非常时期,不得不非常处理。

    “凌月,我们会不会太为难辛霖了?”

    季无忧倒是没想到那么多,她只是觉得,辛霖的心情很不美好。

    “你觉得巫教官这个人怎么样?”

    叶凌月拿出地图,考虑着去朱雀山的路线。

    朱雀山在当地人中,只是大龙山脉里的一座山峰,和她们进山时的山距离大概有十几座山,哪怕是她们的脚程日夜兼程,也得走个三天左右,这还是一路没有妖兽的情况下。

    更别提,叶凌月得先找到帝莘,小乌丫还在他手里呢。

    叶凌月只知道帝莘也在巡山,可他具体在什么地方,还是个未知数。

    “我看不明白那个人,他身上没有任何颜色。应该不是个普通人。”

    季无忧仔细想了想,回答道。

    “还有你看不透的人?”

    叶凌月笑道。

    “还是有一些的,不过不多,像是你,还有巫教官,还有帝教官也是,就你们三个。不过你们三个都不是坏人。”

    季无忧其实对这两位教官不是很了解。

    可出于对叶凌月的了解,她理所当然的觉得,那两位也不是什么坏人。

    “你的直觉很准,至少巫教官,不是个普通人。我也想看看,他到底要隐瞒到什么时候。”

    叶凌月喃喃自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