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08章 彼此的算计3

    来不及了,玖夜一定已经进山了。

    几次拨打,都没有任何结果后,楚楚已经是面如死灰。

    她终于意识到,无论是自己还是奚玖夜都被算计了。

    这是洪明月布置下的陷阱,这场狩妖训练,根本不是狩妖,而是一场针对狩妖人的围剿。

    而狩妖人那边,夕雾和战痕却以为,她们得了神仙水,让学员讨了大便宜。

    “我要救玖夜,我一定要救他。”

    楚楚喃喃自语着。

    “乱来之前,我先给你看一样好东西。”

    洪明月睨了眼楚楚,看到楚楚崩溃的模样,她的心底闪过一抹狂喜之色。

    楚楚,你曾经对我做的一切,对我的孩子做的一切,我都要你加倍奉还,我要你失去一切,经历我所经历的一切痛苦。

    洪明月拿出一个打火机大小的设备。

    那是个微型投影仪,打开,一道红外射线打在了墙壁上。

    墙壁上,投屏出现了一段视频,伴随着让人脸红心跳的声音。

    楚楚的瞳狠狠一缩。

    急促的呼吸声、少女的呼救声还有衣服碎裂的声响,镜头很是清晰,将整个过程拍得一清二楚。

    摄像头是对着少女的脸拍的,她的容貌还有赤着的身子,都被看得一清二楚。

    道场那一晚,对于楚楚而言就如人间地狱般的那一晚,她努力忘掉的一幕幕,就这样清晰的,呈现在她面前。

    可怕的记忆,让楚楚浑身发抖。

    她仿佛又回到了那个让她最绝望,最痛苦的夜晚。

    “是你!原来是你!那些人,是你派来的!”

    楚楚面目扭曲,她冲上前,想要和洪明月拼命。

    可洪明月的身影骤然消失了。

    “楚楚,不想成为第二个兰苍,你就乖乖听话。放心,你的奚郎不会那么容易死的。”

    洪明月的声音消失了,楚楚瘫在地上……

    一道黑影,飞掠疾行。

    兰苍像是一条死狗,他浑身上下被捆绑的像是个粽子,连嘴里都塞了一块肮脏的臭抹布。

    凌日的脚程不俗,不过一个多小时,他已经远离了钢筋水泥的都市。

    前面是数不尽的苍茫大山,凌日将兰苍丢在了一偏僻处。

    兰苍发出了“嗯嗯啊啊”的声音。

    凌日看了他一样,抬起爪,将那块破布拿到。

    “黑,救救我,你是我兄弟,你一定能帮我。”

    兰苍不想死,他如今受了重伤,又没有妖丹,这一带,已经是大龙山的外围,不时有妖兽出没。

    凌日冷冷看着他。

    “兰苍,你难道忘记了,那些在东南市,因为你而无辜枉死的人?”

    听到黑开了口,兰苍还以为自己有救了。

    可没想到,对方的话,让兰苍又是一愣。

    黑开口的次数不多,大多数声音有些沙哑。

    可是今天,他的声音却听上去很是清冽,甚至让兰苍有了似曾相似的感觉。

    “你?你怎么知道东南?你是谁?你不是黑?”

    兰苍露出惶恐的神情。

    眼前的黑色怪兽身形一变,成了个年轻的男人。

    看到他的模样时,兰苍已经是面无人色。

    “凌……你是凌日!”

    兰苍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以为是好兄弟的黑,居然是凌日。

    难怪,它几乎从不化为人形,自己还以为,他是因为人形丑陋无比,没想到,居然是可恶的凌日。

    “也算是我有眼无珠,也罢,你要动手就动手吧。”

    兰苍已经是万念俱灰。

    他以前就未必是凌日的对手,如今没了妖丹,连抵抗的心思都没了。

    “我不杀你,会脏了我的手。”

    凌日也不再理会兰苍。

    见到了红月的红月使,他混在兰苍身旁的目标已经达到了。

    他得想法子通知凌月她们,她们怕是有麻烦。

    这个红月使,可比兰苍难对付多了。

    他也不理会兰苍,很快就消失在山林间。

    “凌日,杀了我!”

    兰苍眼看着凌日离开,先是一阵欢喜,可很快,他就意识到,自己的下场怕是比被凌日杀还要凄惨。

    他听到了一声声怪异的吼叫,还有不知名的梭梭作响声。

    他身上的血腥味引来了不知名的危险。

    “我不能在这里等死。”

    兰苍流露出不甘的神情,他想要挪动被束缚住的双脚,可才刚一挪动,身体重心不稳,一个踉跄,人从山上滚了下来。

    锋利的石头和树木擦过了他的身体,没有了妖丹,他连一个普通人都比不上。

    眼看着体内的血一点点流光,兰苍绝望的躺在那。

    天色也渐渐昏沉了下来,他感到生命力在从自己的体内一点点流逝……

    山脚下,一组组的基地学员陆续进入了大龙山山脉开始为期三十天的生存训练。

    山路崎岖,沿途有不少妖出没的痕迹。

    虽然有教官带队,可不少学员在入山后不久,就选择和早前的那两队一样,和巫扈分道扬镳了。

    他们都不愿意带一个不是狩妖人的教官,最终,巫扈就和叶凌月这一队混在了一起。

    “巫扈,你能不能挑正常的山路行走?这什么鬼路?还有这些草木是怎么回事,斩了还会立刻长出来,而且比原来长得还要高?”

    走在队伍的中间,辛霖在被不知名的蚊虫叮咬了第十个包后,情绪已经在爆发的边缘了。

    秦川那家伙也是,为什么要那么尊师重道,说遵从巫扈的意见,抄小路,不走正常的山路,这样能够更快的进入山区。

    “小霖,别试了,这些草吸收了灵力,也是有生命的,越斩越多。”

    叶凌月说着,就看到不远处,一片长得好好的灌木丛哗然作响,从左边一下子移到了右边。

    “这什么鬼玩意?”

    辛霖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树木,脸都白了,砍障碍物的军刀都僵在半空。

    “它们好像也没想伤害我们。。”

    季无忧也咕哝了一句。

    她按照叶凌月的说法,进入大龙山后就尽量不浪费灵力。

    可是她还是能感觉到,这些草木并无恶意。

    “这些是木精草怪,我从书籍里查出来的。有灵性,因为常年和妖兽一起生存的缘故,所以会正当防卫。不过这一带的草木已经是很温顺的了。辛霖,你太粗暴了。”

    巫扈小心翼翼扒开一片草丛,示意大伙从这里穿去。

    “???”

    辛霖一脸吃瘪样。

    她还想反驳,可其他人按照巫扈的做法,果然顺利穿行了。

    辛霖无奈,只能将军刀收了起来。

    巫扈的话,叶凌月等人照做,可其他队伍却未必。

    最后几组队伍也走开了,他们也嫌弃巫扈带的路太难走了。

    秦川却是有些诧异的看了眼前面走的小心翼翼的巫扈。

    其实山里的路,他也走过,可重点都在危险的妖兽上了,可没有了解什么草木精怪的。

    这位巫老师,他不是很熟悉,印象中,对方是个温文尔雅的。

    “我看,我们就跟着巫扈老师走好了。”

    走了一段路后,秦川就索性将带路权完全给了巫扈。

    按照巫扈的带路,众人一路倒是有惊无险。

    按照地图的标示,这里已经是南北坡的岔道口。

    “朝南那一边,妖相对少,且有水源上游,适合当营地,防止被妖下毒。那里生活都是一些实力稍弱的普通妖,虽然没有什么攻击性,可数量多,但是,得到妖丹的几率不超过三成。朝北的一面,大部分妖都是大妖以上,获得妖丹的概率大很多,大概有六七成。”

    巫扈推了推金边眼镜,报出了大概的概率。

    “那我们不如扎营在南面,然后去北坡打游击?”

    叶凌月想了想,提议道。

    “我们人少,打游击未必能打得过其他组。”

    秦川就事论事。

    他们的组,为了活动灵活,按照凌光的提议,只有他们几个。

    这几个人中,秦川做了实力分析。

    季无忧基本是后勤角色,凌光比季无忧好点,但是好像日常也不修炼,怕是没法子当主力。

    余下的辛霖和自己,应该是实力最强的。

    至于凌月……其实秦川对于凌光的这位姐姐一直不是很看得透。

    她看上去,只是个普通的女高中生,可是有时候,总会一鸣惊人。

    “我们不是却猎杀妖兽的。”

    叶凌月笑了笑。

    秦川愕然。

    “笨,我姐的意思是,我们是去猎其他组的。之前那几组往北坡去的,这会儿应该已经杀了一些妖了。我看那帮人,早就不爽很久了。”

    凌光露出了一口雪白的牙。

    他就是姐肚子里的蛔虫,姐的意思,他妙懂。

    凌光的入梦术已经修炼到了中级,按照老妈的说法,那是可以对多人下手了,只要在夜晚,就可以小范围内使用,他正准备试试水。

    “你们负责去其他组抢妖丹,但是记住,别下重手,毕竟三十天还长着呢。”

    叶凌月意味深长道。

    毕竟她们人少,要拔得头筹,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当然得用点非常手段。

    秦川听得又是一愣。

    三十天?

    难道凌月的意思是?

    “我明白,抓了抢,抢了放,放了再抓!”

    凌光眨眨眼。

    组里其他人都是一脸的无语,能这么玩的,只怕就只有凌家姐弟俩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