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07章 彼此的算计 2

    “是又怎么样。兰苍,我帮了你不少忙了,至于须乐,我陪他那么久,这房子和这里的一切都是我应得的。你如果再不滚,别怪我不客气。”

    楚楚往身上洒了一些香水,一脸的漫不经心。

    她以前还有些避讳兰苍,毕竟自己吃的用的,靠都是兰苍。

    可现在不同了,她被红月使者选中,已经不再需要避讳兰苍了。

    一个小小的酒吧都搞不定,兰苍活该被人当成了弃子。

    她头皮一阵巨疼,长发被兰苍拽住,兰苍把她摔在地上,面目狰狞。

    “贱人,你敢过河拆桥,别忘了,当初的你走投无路,是我收留了你,给你介绍了男人。”

    他扯着楚楚的头发,楚楚痛呼,就见她眼眸一闪,手抓过兰苍的脸颊。

    兰苍吃疼,可手下却毫不放松,掐住楚楚的脖颈。

    楚楚只觉得呼吸困难,她的妖力不如兰苍。

    “使者,救……救……”

    楚楚张着嘴。

    “今天,我就让你看看,谁是你真的男人。你这小贱人,早知道你会和奚玖夜混在一起,我早就把你给办了。”

    兰苍扯着腰带。

    女人嘛,不服管教,就要好好修理。

    “兰苍,你敢……我是你……”

    楚楚吓得花容失色。

    “你难道不知道,我们是妖,妖根本没有什么伦理可言。”

    兰苍吃吃笑道。

    兰苍话音刚落,一脚踹中他的心口。

    兰苍听到自己身体内,骨骼咔哒一声,有什么东西折了。

    他扑倒在地。

    身后,一双红色的高跟鞋出现了。

    一个面容艳丽的年轻女子站在身后。

    哪怕身上穿着厚重的斗篷,依旧难掩她美好的身段。

    女人美眸微微扬起,带着几分不屑。

    “明月使。”

    兰苍感到体内一阵剧疼,他佝偻着背,想要坐起来。

    “红月的规矩是什么,你应该很清楚。”

    洪明月眯着眼,睨着兰苍。

    “使者,救救我,他要杀我。”

    楚楚如见了救命稻草,急忙爬到洪明月身旁。

    “明月使,这女人勾结狩妖人,把珍贵的神仙水给送出去了。她背叛了红月,属下要处置她。”

    兰苍恨恨道。

    明月使,是红月的使者,负责盐边的事务。

    她平日神出鬼没,兰苍的神仙水也都是通过她得来的。

    “神仙水的事,是我授意的,代替你,也是我授意的。”

    洪明月抱臂而立,一双美眸里透着冷漠。

    “您您的主意?可是楚楚她什么也不会……我是说,她不熟悉盐边,不足以控制盐边的局势,也无法和狼王抗衡。属下得到可靠消息,狼王和冥盟主很可能已经勾结在一起。”

    兰苍忙说道。

    “那又如何?”

    冥日从自己的眼皮子底下逃脱,追踪了好几天,一点线索都没有,这让洪明月的心情很是不美好。

    她一定要找到那个煞胎,完成主上的命令。

    “明月使,她勾结狩妖人……这是死罪啊。”

    兰苍没想到,洪明月对于楚楚犯下的罪行根本不在乎。

    “送神仙水给狩妖人,是我的计划。她完成的很好。她很有天赋,比你更适合当一个头目。”

    洪明月赞许着忘了楚楚一眼。

    楚楚却是一惊。

    计划?

    难道说那些神仙水有问题?

    楚楚的心一下子揪紧。

    “她妖力不够,怎么可能当头目!”

    兰苍还不死心。

    “妖力不够,可以弥补。譬如说,换一颗妖丹?”

    洪明月勾了勾唇,那唇色,就如鲜血般,看上去很是刺目。

    兰苍不等反应过来,就听到一声惨叫。

    等候在小洋房外的凌日听到了惨叫声。

    它飞快朝着楼上跑去。

    房门还是打开着。

    楚楚浑身颤抖,兰苍浑身是血,倒在地上。

    他脸上满是痛楚和惊恐,嘴半张着,却像是被什么堵住了般,怎么也发不出声音来。

    一个女人,手上满是血污,她那双雪白无瑕的手上,有一颗发着微弱光芒的妖丹。

    那是,兰苍的妖丹。

    “将它融合了,你就完全取代兰苍的地位了。”

    洪明月随手将血擦拭在楚楚的床单上。

    那一抹夺目的红,让人不寒而栗。

    这时,洪明月像是感受到了身后的目光。

    她转身,看到了凌日。

    她眯起了眼,瞳渐渐化为了针孔大小,凌日站在一动不动。

    这个女人,身上的妖气很浓烈,比满屋子的香水味还要浓,那是狐臭味。

    “我怎么觉得你看着有些眼熟。”

    洪明月走到凌日面前,她抬手,想要抚摸凌日的脑袋,凌日咽喉一动,发出一声怒吼。

    洪明月的手悬在半空。

    “明月使,那是黑,是兰苍的左右手。它非常凶猛,上一次,冥盟主带走了朱雀古族的那个朱雀妖,就是他一路追踪过去的。它应该记得对方的气味,我们可以利用它,找到冥盟主夫妇。”

    楚楚战战兢兢拿着那颗妖丹。

    她早就听说,妖本性凶残。

    对于妖而言,弱肉强食是很正常的事。

    兰苍还瘫在地上,楚楚心里却是又怕又喜。

    怕的是,洪明月刚才说的那番话,那批神仙水有问题。

    喜的是,她有了妖丹,以后妖力会不断增强,届时就不用了避讳旁人了。

    兰苍没了妖丹,等于成了废物,不过黑却是好手。

    只要能够驾驭它,追踪冥盟主并非难事。

    “哦?”

    洪明月没看出黑的具体族群,不过,它的身手倒是让她印象深刻。

    自己夺取妖丹,不过须臾之间,这家伙几乎没有任何动静,就进入了房间。

    “你记得冥盟主的气息?”

    知道对方生性冷傲,洪明月也不再有试探的举动。

    凌日掠了眼兰苍。

    这家伙没了妖丹,已经没有了利用价值。

    眼前的这个女人,是狐妖。

    她和九尾狐族应该有些渊源,楚楚称呼她为明月使,她应该就是自己一直想要找寻的红月在盐边地区的负责人了。

    据说,红月的真正幕后话事人从未出现过,但是每个妖盟内,都会有红月的使者。

    她们就代表了红月官方。

    凌日稍作权衡,点了点头。

    “我会给你五瓶神仙水,作为奖励。明日,你跟着我去市里,找人。”

    洪明月命令道。

    同时,她指了指兰苍。

    “把他丢到大龙山。”

    “明月使,饶命啊!”

    兰苍已经是苟延残喘,一听说要把自己丢进大龙山,脸色更难看了。

    他没了妖丹,连最普通的妖都不如。

    这种情况下,被丢进大龙山,只有死路一条。

    “明月使,要不留他一条性命?”

    一旁的楚楚看了眼兰苍,心中隐隐有不舍。

    毕竟,父亲走后,她在世上只有兰苍一个亲人了。“”

    “楚楚,你太心软了。你留他性命,他却未必会记得你的好。你可知,你父亲楚风谷是怎么死的?”

    洪明月笑了笑。

    兰苍浑身也一僵,面如死灰。

    “我父亲难道不是被狼王那帮人给害死的?”

    楚楚提起父亲的死,不禁一阵咬牙切齿。

    “他没有死在东南,而是死在了你的这位好哥哥的手下。狼王不屑做同族相残的事,只是将他打成重伤。当时的楚风谷逃到了延边,想要求他唯一的儿子为他报仇。可惜,兰苍却惦记着他的妖丹,将他给活活掐死了。”

    洪明月笑了笑,对于这种父子相残的事竟是毫不在意。

    “不!不可能!”

    楚楚惊吓不已,她看向兰苍。

    兰苍哑口无言,好几次想要开口,都吐不出一个字来。

    “楚兰苍,你个畜生!”

    楚楚又气又急,她抓住兰苍的衣领,掐的他上气不接下气。

    “呵~那老东西,早就该死了。他那么对待我妈,我早就恨不得他死了。”

    兰苍呸了一口。

    “怎么样,你现在还想要替他求情不?”

    洪明月看着兄妹俩都恨不得生吞活剥了对方的模样,露出了一抹笑。

    “把他捆住手脚丢进大龙山,我要让他死无全尸。”

    楚楚目光冰冷。

    “楚楚,你个蛇蝎妇,我诅咒你不得好死,你和奚玖夜是不会有好下场的。你个破鞋,千人骑万人跨!”

    兰苍骂骂咧咧着,

    洪明月摆摆手,凌日叼住兰苍,飞快的奔出小洋房。

    屋内,血腥味还未散尽。

    楚楚还有些惊魂未定。

    “明月使,那批神仙水……您不是说过,是无害的嘛?”

    楚楚担心,奚玖夜被牵连。

    奚玖夜自己也服用了不少的神仙水。

    “怎么?怕你的男人受到伤害?”

    洪明月冷笑。

    “我不是……楚楚只是……”

    楚楚结巴道。

    “放心,神仙水本身的确是无害的,只是稍微被多加了一些东西。服用后,会被标记,届时,妖想要猎杀他们会变得更加容易。”

    洪明月唇角微微扬起。

    楚楚和奚玖夜的事,她早就知道了。

    她刻意纵容,就是为了等狩妖人那边上钩。

    “你要杀玖夜!”

    楚楚手中的妖丹落地,心乱如麻。

    她拿出手机,一通手忙脚乱,却发现之前奚玖夜打给自己的那个电话,竟是匿名来电,根本不知道号码,司轻舞的卫星电话,本就是特殊设计,为了个人安全,只有秦王才可以看到她的准确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