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舆论

    许凉害怕他开口问自己一个形同助理的经纪人,为何会从一辆豪车上下来。

    在电梯上用余光瞥他,似乎他没有一点儿询问的意思,她暗中舒了口气。也对,他讨厌媒体对自己私生活的窥探,自然不会把自己弄得一样可厌。

    “来这么早是有什么事吗?”,许凉问。

    裴意初靠在电梯墙壁上,恨不得站着补一觉,用一副快睡着的嗓音说:“你除了是个打酱油的经纪人之外,连网也不上了吗?”

    许凉一头雾水,心里也是一紧:“出什么状况了吗?”

    “我没精神给你科普,自己上网看吧”

    打开网页一看,许凉也没料到林雪禅与神秘人出游事件会在网友中间产生这样大的反响——

    星星点灯:上一次媒体追问林,是否与裴意初相恋,林含羞带怯地默认,现在又与神秘人同游,绿茶婊你好,绿茶婊再见!

    把棺材当床:还什么当红花旦,演技这么差,一看就知道被潜上位,路转黑不谢。

    没有卫生纸:只有我的注意力是,那个神秘人背影好帅?

    背着书包不上学校:一边要与裴意初炒作,一边还不安分,城里人真会玩儿!

    掉伞天:我裴不仅演技好,看人的眼光也不差好吗?这种货色给他提鞋都不配!

    意怀初心:以前觉得她与裴裴站在一起郎才女貌,算我瞎了狗眼!

    花满天:什么鬼,一上来全是骂我们雪禅的脑残粉,喂,出游怎么了,不兴我禅有个男性朋友?再说,裴意初什么时候承认与雪禅有恋情,全是一些人在这儿瞎逼逼,与其在这儿狂吠,不如回家给孩子喂奶吧!

    ……

    许凉一边刷一边心惊,舆论几乎一边倒地全都骂林雪禅是潘金莲,在公布消息的营销号之下的评论已经上万。

    按理说,在公众眼里裴意初是名义上的受害人,他的粉丝为他不平这无可厚非。但林雪禅的粉丝也不是吃素的,加上她公关团队的运作,最正常的现象是两边势均力敌。

    但现在,替林雪禅说话的声音很快被骂声淹没,很大一种可能是,她得罪人了。

    “所以公司叫你来,是为了给林雪禅辟谣?”,许凉问道。

    裴意初皱了皱眉:“嗯”。

    许凉不禁扶额,自己还真嫁了个祸害。

    两人出了电梯,吴敏川见他们来了,赶快迎上来对裴意初说:“没时间了,你快去换衣服,化妆,发言稿等会儿给你,有空的时候过一遍。我现在要给来的媒体打声招呼”

    接着扭头嘱咐许凉:“看着他一点儿”

    说完头也不回就走了。

    许凉对着她的背影叹一声:“真是个女超人一般的人物”

    “怎么,羡慕啊?”,裴意初一点儿也没有时间紧迫的自觉,还有空跟她耍花腔。

    许凉伸出食指在他面前摇了摇:“女超人是为了拯救你才诞生的,我可没有这么大的抱复”

    裴意初耸耸肩:“我一点儿没觉得自己处于水深火热的境地”

    这就是两人不思进取的共鸣,他们觉得裴意初没能大红大紫没什么不好,但敏川是一做就要做到最好,不是最高的山峰,绝不能引她去攀登。

    最开始裴意初并没有现在身价这么高,许凉做他经纪人的时候,他已经出道一年了,在各个导演眼中还是个新人。出镜率可想而知。

    但他并不着急,许凉只以为他是厚积薄发,跟他接触一段时间才知道,他很有悟性,但真没什么成为一线演员的雄心。跑跑龙套,接两个无关痛痒的通告,温饱得以解决他就心满意足。

    那时候许凉真是全公司最闲的经纪人——艺人没戏演,她自然不用跟着跑上跑下。

    公司一线二线明星多不胜数,他们身上傍着最好的资源,也最大程度受老板重视。

    实际上除了公司开全体会议,或者聚会的时候,裴意初才见过老板的面。其他时候,除非老板被打通任督二脉,否则是想不起有他这么个十八线小明星的。

    许凉还巴巴地跑去安慰他:没事儿,老板就是个头顶地中海沦陷的中年男人,没什么看头,别伤心啊,等你红了该他赶上来眼巴巴看你了。

    裴意初自觉好笑,他不笑的时候她便以为自己心情不好,拿“等你红了”这句话让他画饼充饥。他并没有什么不平,甚至喜欢这种不愁饥寒,弹性很大的生活。

    正出神,化妆间里的molly探出头来对两人喊到:“这个时候还装什么雕塑,还不快来化妆!”

    molly出了名的大嗓门儿,喉咙一开,全公司的广播也要甘拜下风。许凉想,这是块练戏曲的好材料,没吃上那碗饭真是可惜了。

    为全公司人的耳朵着想,裴意初快步进去了。

    换了衣服,裴意初从试衣间里走出来。他穿着一套深蓝色修身西装,暗红色的领带,领巾从口袋里探出服帖的形状,以及黑色的软底皮鞋。

    有了着装的打造,更衬得他身形挺拔,五官俊美。他微抬下颌,垂着眉眼看试衣镜的样子让粉丝看见了,恐怕又是一阵谋杀耳膜的尖叫。

    molly看了看表,赶紧又把他推到梳妆台前做头发。

    梳妆台贴墙的那部分是一排大而明亮的镜子,那明亮呼应着天花板上的灯光,刺得人眼睛眯起来。

    裴意初觉得自己的大脑又快进入睡眠状态。为了醒神,没话找话一样突然对旁边的许凉说:“你知道当初被认为是我的成名作的那部电影,老板为什么向导演推荐我吗?”

    许凉并不觉得这是谈论这些敏感话题的好时机,有些尴尬地看了正忙碌的molly一眼。

    molly知趣地对她颔首,空出手在嘴前做了个关拉链的动作,表示她只是大嗓门,不是大嘴巴。

    裴意初不去在意她们的眉眼官司,自顾自地说下去:“你不会也认为是老板的女儿看上我了吧?”

    当时的情况连许凉也不是很清楚。那段时间裴意初已经很久没戏可演,广告通告都把他忘了一样与他无关。她甚至怀疑,他在这条路上是不是只能到此为止。

    谁知道他突然打电话来,告诉她:周继疏导演筹备了三年的新电影已经选定他做男主角。

    他宣布这个消息的语气轻描淡写,就像她打电话询问他的状况,他也用这样的语气跟她说:已经吃了两周的泡面;房东又来催租;有个酒吧请他去驻唱,他决定去试试。

    那可是周继疏导演啊!那些一线男演员抢破头也要在他电影里露个脸,哪怕男三男四也行。

    可现在裴意初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十八线男星居然在众多著名演员里杀出一条血路来,拔得头筹,不得不说是人群头顶上劈过的一道惊雷。

    当初有消息称选角的时候,几位当红男演员都在候选之列。于是后来导演组宣布花落裴意初,各种猜测甚嚣尘上,众说纷纭。

    流传最多的一种是,老板的女儿对裴意初一见钟情,为搏爱女欢心,老板向周继疏导演推荐了他。

    但以许凉对裴意初的了解,谣言根本不可信。一个宁愿吃泡面走穴驻唱,不懂怎样去钻营的男人,怎么会让自己屈于女人裙下?

    所以她毫不犹豫地说:“我从来没这么想过”,但心里也有些好奇,毕竟自己那时怕其中有什么隐事让他讳莫如深,她也不好多问,“那到底是因为什么?”

    裴意初明显感觉到,她这句话一问出口,摆弄自己头发的那双手同时一顿。他眨眨眼道:“其实是因为老板的儿子”

    许凉惊得一呆,“啊”了一声;而molly更为明显,瞪大眼睛捂住嘴,差点儿把发胶往自己嘴里喷。

    裴意初很满意自己制造的效果,抿唇继续道:“有一天老板的助理拿出一盆枯萎的兰花,准备扔掉。恰好被我看见了,小时候爷爷爱侍弄花草,对花事略懂。于是把那盆兰花要了回去,也是凑巧,死马当活马医,那盆兰花竟然活了”,看了一眼两个听得一愣一愣的女人,又说,“后来在电梯上遇见老板,他问我那盆花怎么样了?我说别看它柔弱,其实生命力很强。老板问我可不可以把花还给他,因为是他儿子离家后,唯一留下的东西。我还他之后,他说兰花给他的惊喜,将来他也会还我一个。”

    许凉有点儿失望:“我还以为有什么艳遇呢。不过这么有味道的故事被你讲得干巴巴的,看来你真的只有背台词比较厉害”

    molly则说:“看来老板很爱他儿子啊”

    许凉:“可我从没听说过老板有儿女。我倒见过他太太,很年轻,大概被人误会成女儿了吧?”

    molly没想到还有料,兴奋道:“真的吗,他老婆长得有咱们公司那群小妖精好看吗?”

    许凉差点儿翻白眼,好歹你也在化妆师行业里数一数二,没去吃戏曲那碗饭,倒去抢狗仔的饭碗。

    见她讳莫如深,molly瘪嘴道:“好啦好啦,知道你不想说”。

    许凉心里叹道:不跟你说是为你好。

    裴意初已经整装待发,又把发言稿过了一遍,才带着许凉molly往发布会走。

    许凉是随同。molly则完全是去感受闪光灯齐亮的热闹——按说她在圈子里什么离奇事件没经历过?但这次真热闹,口水都快把林雪禅淹死了,她得跟过去瞧瞧,裴意初怎么给她投救生圈;再说了,她几个好姐妹十分好奇故事接下来的走向,得了第一手资料,也好在姐妹茶话会上多个谈资。

    发布会设在一个会议室里。按说这种情况,一般在双方出席活动,任由一方澄清就算有了了解。但舆论对林雪禅来说情况太过恶劣,不郑重对待,始终是个隐患;况且此事摆明有人买水军黑她,公司要摆出态度——公司高层不会放任事态恶化,林雪禅是他们要保的人。

    许凉走进亮堂的发布会现场,心里却在猜度:公司明目张胆要给林雪禅撑腰,是高层的意思……还是叶轻蕴受意?

    ------题外话------

    这一章很肥吧(*^__^*)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手机用户请到m.myxs.net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