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9.早起

    “喂,你眼睛往哪儿看?”,他突然出声,吓得她快跳起来。

    “我……我哪有?”

    “用不用我去借个测谎仪来?”,他慢吞吞地说。

    许凉眼珠转了转,扯开话题道:“盛霜相亲,你真要押着她去?”

    “到时候你替我去一趟”

    怎么问一问就成她的事了?许凉急道:“这么艰巨的任务,我可胜任不了!”

    叶轻蕴理所当然道:“我是怕我一去,她的相亲对象会自惭形秽”,又补充道,“如果你和盛霜有什么深仇大恨,我不介意和她一起去,接着让她孤独终老”

    许凉真想说一句:九哥,如果你在谈判桌上也这么说话,对方会用文件夹抽你的!

    “忘了跟你说件事”

    他一说这话她就心惊胆战,许凉一副接受审判的模样:“什么事?”

    叶轻蕴从自己浴袍里拿出刚刚从她枕头底下缴获的巧克力,在她眼前晃了晃:“这个没收了”

    接着绕过许凉的身体,侧身撑腿站起来,她整个人都盛在他的阴影里面,许凉恍惚觉得,他似乎顶天立地。

    就在她出神的档口,他忽然将她抱起来裹进刚才被他身体捂暖的被窝里,给她掖好被角,用催眠一样的低缓语气说:“不早了,睡吧”

    又伸手将旁边的台灯调暗,将秃毛的抱抱熊和挺着肚子的大白放在她身体两侧——她睡觉不老实,睡着睡着就能把身体横过来,小时候没人带她睡,他就想了这个办法。

    她眼睛还睁着:“九哥,现在还早呢!再说了,我又不是小孩子,别人看见会笑话的”,左右两边各看一眼向他示意。

    他十分霸道地说:“这辈子除了我,谁还能领略你那难看的睡相!”,又威胁她,“你再废话今晚我就在这屋安营扎寨”

    许凉一听,立马闭上眼睛,嘴里喏喏道:“我已经二十六了啊二十六”

    刚说完,一阵温热的呼吸和濡湿的触感印在她额头,听见他轻声说:“晚安,小疙瘩”。

    第二天早晨,许凉一大早就被一阵敲门声惊醒了。她躺在床上伸了个懒腰,房间里还是暗的,天一定没亮。

    门又被敲了两下,叶轻蕴直接进来,此时他已经穿戴好了,捡起躺在地上的大白说:“别耽误时间,快起来!”,又看了一眼腕表,“我今天有个会,给你五分钟,再不起来我立刻通知助理把会取消”

    接着挑起一边嘴角,眼神很邪气:“你也不用起来了,我们床榻一日游”

    “喂,我抗议!”,许凉拥着被子朝他喊。

    “抗议无效,宝贝儿,现在离一日游只有四分钟了”

    许凉被他那声“宝贝儿”激得一层鸡皮疙瘩。但没时间吐槽了,立马掀被,洗漱换衣。

    等她下楼,早饭已经在餐厅里归置好了。这又是一个她不愿意他在家的理由,永远有精力做早饭,但永远是那几样——煎鸡蛋,考土司,热牛奶。

    看她在旁边坐下,迟疑地拿起刀叉。他一点儿不顾她是否喜欢自己做的早餐,喝了口牛奶说:“你迟了八分钟”,然后递给她一个安慰的眼神,“但助理说与会人员已经开始准备会议资料,所以你期待的一日游只能记在账上”。

    许凉笑一笑,用自己的牛奶杯碰一下他的:“替我谢谢你的助理”

    “我想比起你的谢谢,他更愿意我给他几天假期”

    “最近公司很忙?”

    他点点头:“对,忙得我们的一日游只能延后”

    能不提这茬儿吗?许凉翻了个白眼,把刀叉往盘子里一放:“一大早的,能对我温柔一点儿吗?”

    “你想要哪种温柔?一日游吗?”,他一边往吐司上抹酱,一边问道。

    许凉本来就没胃口,这下舌头都找不到了:“你……你为什么一直说这个?”

    他眨眨眼:“哪个?一日游?”

    她决定埋头吃饭,一句话都不要再说。

    叶轻蕴看她终于安静吃饭,心里松了口气,但也有些忧愁——只有用这种方式,自己做的早饭她才吃得下。

    车开到许凉公司停车场的时候,她已经睡着了。每次和她一起出门都这样,先送完她,再去他的公司。

    司机扭身刚要出声,却被自家老板一个云淡风轻但不失坚决的眼神制止了。接着叶轻蕴让他把温度调高一些。

    许凉是被一阵鸣笛声惊醒的。她迷迷糊糊从叶轻蕴肩膀上支起脑袋,突然又瞪大眼睛,急忙看一眼表:“九哥,你迟到了!”

    叶轻蕴倒是一副悠然表情:“我已经通知他们,把会延迟”

    “明明可以延迟,为什么要那么早叫我起床?!”,她气得瞪大眼睛。

    他理所当然道:“我天不亮就要起来,家里另一个却可以睡到自然醒,这会让我心里不平衡”

    这是心理疾病好吗!

    但许凉还算有自知之明,和他硬顶最后吃亏的一定是自己。下了车,转身对车里闲闲叠着双腿,两手交叉在腹前的他说:“如果我有起床气这种坏习惯,一定是被你逼出来的!”

    说完恨恨把车门关上。

    此刻许凉心里有一种那辆渐渐远去的蓝色宾利不是被司机开走的,而是被自己的怨念通过眼神发射给推出去的感觉。

    这时候有个男音在身后响起,声线带着睡眠不足的蒙昧低沉,“你说起床气是个坏习惯,是在指责我吗?”

    许凉抬头,想看看老天是否真这么看不惯自己。不过她看到的是停车场灰蒙蒙的天花板——何止是看不惯她,根本就不愿意扫她一眼!

    嘴角扬起一个职业微笑,许凉转过身去,看着一脸阴沉的裴意初说:“怎么会,我们认识这么久了,记忆中的你即使整晚不睡也一副好脾气”

    裴意初抬脚往电梯方向走:“那一定是你的记忆力出了毛病”

    ------题外话------

    这两章都比较少诶,下次多点吧!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手机用户请到m.myxs.net阅读。